無尾兔

在微博上找了这么一张照片。今天看了《芳华》,片尾曲响起的时候我大概才体会些什么。我喜欢片尾的每一个镜头,每个镜头我都觉得太美、无可挑剔的美。
《芳华》让我这个木讷许久的人,有了些许想法。这种打动,久违了。
就算生活的一切你都已经没那么在乎,在你的生命里也一定有刻骨铭心。
不一样的人有着不一样的使命。不好也不坏,是因为是你才存在、才发生。
每个时代承载着属于每个时代的故事。
开心与不开心,幸福与不幸福,只是换了表达方式而已。
谁人不芳华。

那天从江边跑完步回去
你让我带点啤酒
以为哪里买得到啤酒
可发现楼下新开了间便利店
当时
耳机里响起的是这首歌

你陪我去拍的三十岁的照片,
已同框、愿已了。
不管怎样
那段感情是最好的

我多想收到你的时候是在五月前
我多想还有那颗可以跟他一起面对一切的勇气的时候可以戴上你
我多想你不只是一个护身符
我多想你可以见证的是我和他携手一直走下去的日子
可你却成为故事的结局。
凝聚了所有感情的结局。
是我从来想不出的结局。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我只能不时的提醒自己,我终究要走,
就连手机屏保也换了一张自己背影的照片
用这种方式保护自己
心里期待着是走向我们新的开始
期待这并不是自己独自离开

可是
可是已经回不去了。

没办法一起往前走。

离开他

恍如隔世

地面是湿的,看不到雨,却能感觉得到。从30楼的窗看这个城市,弥漫着雾气,只能看到对面的房顶和隐约的那串路桥灯。

你拿了一把伞和一件外套、在图书馆门口等我。说雨后夜晚的空气好,我们去散散步吧。我应着,确实雨后校园里的空气,满是泥土香。

我不记得那天我们散步的时候聊的什么了,只是十年过去了,不论我在哪,总会觉得刚落过雨的夜晚的空气是最新鲜的,也总能闻得到那阵泥土香。

难得又是夜里雨落后的好空气,大概有两个礼拜没出屋了,送外卖的小哥应该也知道了每天中午和晚上都要往奥体中心旁那个小区的3002跑上一趟。所以,于是所以,换上了运动装和跑步鞋,挂上耳机,决定去钱塘江边,感受一下这里的泥土香。

江水轻轻拍着桥坝边,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种声音。
“你眷恋的,都已离去……你拥抱的也不总是拥抱你......”耳机里响起了张悬的《关于我爱你》
才让我意识到我现在站在c所在的城市,跟c住在他和朋友合租的公寓里,客厅厨房卫生间公用,属于我们的空间是那个十几平米的卧室和一个小阳台。阳台上c养了一盆文竹、一盆绿萝、一排小葱、两个保温箱的空心菜、还有些我和c都不记得是什么了的东西,都是c在网上买的种子或者嫩叶、看他们一点点发芽长高的,空心菜倒是在煮螺蛳粉的时候派上了几次用场。
一个人沿着江边慢慢地跑,这里是这个城市的新区,大概是离奥体中心比较近,这条江边散步路旁还单独设了跑道,方便市民运动吧,跑道外侧是一排绿植,再外侧就是高层公寓和办公楼了,这里有很多企业,据说这个新区的企业市值可以买下这个城市的三分之二。散步的人、跑步的人、遛狗的人、零零星星的经过我身边。对面驶来一辆电动小摩托,速度慢的可以,应该是一对情侣。我猜他们的小电驴是不是电瓶没电了。这让我想起三个月前跟c在南海的一个小岛上,岛不大,小电驴一天就能跑全,我们白天骑着小电驴穿过香蕉园,还偷了根树上的绿色香蕉,我只是想知道这绿色的香蕉到底就这个品种还是还没熟,经过证实,确实是还没熟。我们看了火山岩湖、长在岩壁上的一群一群仙人掌,还有那个刻着“海枯石烂”的地方。我们去沙子细的像灰一样的海滩游泳,喝鲜椰子,一起牵着手看日落、看晚霞映红海和天。我们找了一家小店,好像有吃老友粉吧,我不太记得清了,只记得岛上海鲜好贵,我们要了烤牡蛎,要了一打又加一打,本来只想少喝一点点啤酒,一个瓶装一个罐装,结果罐装啤酒接连中奖,连中三罐。酒足饭饱,准备骑着小电驴回住处了。上坡,变好慢,虽然显示还有电,可是真的没电了。残酷的是我和c的手机也没电了。我们只能凭记忆,边走边问路,边推车回住处。上坡的时候我开驴、c在后面推车,下坡时就换他开驴我坐在后面,顺势多滑远几米。我们也有经过伸手不见五指的路,虽然只看得到天上的星星 ,星空很美,但还是会怕的,即便c在我身边。一直觉得只要两个人一起走路,就算迷路就算走错路也不会觉得怎样,因为是两个人嘛,因为两个人在一起。可是,拖着一个没电的沉重电驴、和只能看得到星星的黑夜还是希望能早点抵达住处的。终于到了那个只有一盏路灯的,正在建造中的,晚上看起来却像极了废墟的房子,不由的抖了一下,不过这说明我们再过一个下坡就会抵达住处。
我始终以为每段感情都会有不同的阶段。就像电驴没电了,我们努力的跑着、推着,即便带着疲惫和恐惧,终究会遇到下坡助力,抵达目的地,只要我们在彼此身边。
可是生活总是给我们惊喜,你想出一百个结局,最后与你相遇的,终将是你永远想不到的那第一百零一个。

雨大了,我跑跑走走也出来了两个小时了,耳机里突然切换成来电铃声,c的照片出现在电话屏幕上,“你在哪呢?不回来了啊?”
“回,在江边,往回走了。”
“雨下大了,快回来吧。”
“好。”
“回来路上有啤酒的话,买点回来。”
“......我在江边,怎么会路过卖啤酒的。”
“那快回来吧。”
“噢。 ”
朋友说,生活不可以太较真,太较真活不下去的。

快到公寓楼下了,隐约看到有看板亮着,仔细一看、原来楼下新开了一家便利店。买了一打百威,一罐rio,一袋泡椒凤爪。
耳机里现在想起的是马頔的《傲寒》,“......忘掉那些过错和不被原谅的青春,说好我们结婚,你来的那天春天也来到,风景刚好”。

就像照片一样,面庞模糊。

缘尽缘散,花谢花开。

我坚持自己坚持的,放下自己执着的。
我始终会坐在那里看浮沉。
看这些人生常态。